人间失格

1

今天很大的雾,到处都是蒙蒙的,已经步入2月,凌晨6点的天气还是很冷,刚出门便冷的哆嗦了下,赶紧把衣服拉链提了提,站在路边等车。

同时给这段实习画上一个句号。

这几月对我的改变颇大,明白了很大也改变了很多,但我始终觉得没有哪个人,能完完全全的了解我,看光我的劣根性,我的阴暗面,我埋在温和表面下的偏激和歇斯底里后还爱我。

所以我不试图与你坦诚相见,让你看到我的大半不好或大半好,你也不必完全了解,就像我不能完全了解你一样。

所以我们也走不进别人的内心,适当宽容就足够。

其实,我是想倾诉的,哪怕是一闪而过的念头,有人倾听将会消减我内心的阴暗和焦躁。

可事实是,车水马龙的城市里,一个嘈杂的大环境中,我能发出的声响甚至小过键盘敲打的音量。

包裹着偏激和歇斯底里,最里面藏着真诚善良,但是有什么办法,如果不在最外面套上温和,所有人都会被第二层吓跑。

宁可疏离压抑,也不想被当成疯子孤立,当然,也永远没有人能触碰到最柔软美好的内心。

将真实掩藏在海底,用一生的绝望压住希望,我害怕,它会像泡沫一样给我光芒,又在突然的破裂,我无法承受的只是得到再失去的过程,人性都一样,我们都一样。

始终觉得又始终侥幸,永远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孤独的活着。

2

突然想到一句歌词“苦苦念求写于宣纸,纵使岁月无情无意奔驰”,我偏要在这薄情的世界里深情的活。

可说来也巧,人生这把无问是非的长矛,穿向的皆是那些用情至深的人,归去归来,万般不由人。

不过都无所谓了,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了吧。正如《皮囊》书中所讲:当你因为太过迷茫,太过偏执,以至于曲解了梦想与责任,不如先学会生活。

突然很喜欢惊鸿一瞥这个词,一见钟情终是有点肤浅,日久生情也过于苍白,世人眉来眼去,而我只偷看你一眼。

-文.戈登(Gordon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