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欲一如当初。 只是,纵不能至,仍心向往之。

人们熙熙攘攘来来往往,转身侧眸看见擦肩而过的人,我总觉得是你的身影。 后来,我再看不到那些人,也再不会把谁认作你。 可是,我常想到你。

离群索居,不是野兽便是神灵

三杯红酒下喉,突然觉得什么好像都不重要了。昏睡的这俩小时中,好像想了很多,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想。

有时候,什么事情好想都有个契机。就像做了场梦,醒来却什么都忘记了。就又好像明明一切都那么近,恍惚之间却什么都抓不住。慢慢的学会用沉默代替幽默…….

可能现实生活中我们都是个小丑,明明看着没有那么难过……

——心悸

是什么让一个人(长期坚持)想写博客

也许刚开始只是想记录一些心情,有关青春,有关过往,对一些心中虚无、拿捏不定的东西做些总结。但时间久了也学到了很多算是点技能吧,同时也让自己的写作水平有点增加吧,感觉更多的记录了自己的成长。

喜欢些复古的东西,就比如照片,我对黑白照就特情有独钟,但我却很少拍照,很早的时候我就用上手机了,但相机基本型打开的次数少的可怜,不拍别人,也不拍自己。

曾想过一个人去旅行,用相机记录下自己的足迹,但很多原因,很大程度可能是懒,也可能是不想改变吧,一直没有实施,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,我能把这些小目标都去实现。

——Gordon(戈登)

推荐阅读

可能是个人性格方面的原因,对于纳兰性德的词甚是喜欢,第一次听到纳兰性德的诗是在初中“山一程,水一程,身向榆关那畔行,夜深(已修改)千帐灯;风一更,雪一更,聒碎乡心梦不成,故园无此声。”
此时我孤身一人,喑哑半响,只想沉默。
有对其评:婉约有余,豪放不足,此人气太弱,久读伤肝胆。然我却觉哀婉而不失清丽,美丽又惆怅亦如上面的:我是人间惆怅客 知君何事泪纵横,又或是: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

想到也有人在为我受我捱过的那些冻,总算明白我也是个铁石心肠。太多人将温柔错付,深宵街头永远有伤心人,穿高跟短裙的女孩也许是其中之一,在排档饮醉的中年大叔也许也是其中之一,我和你,和他们所盼望的每一个人,都一样无能为力。

博客

在陌生的城市里,风真的又冷又大,孤独的人总是很晚才回家,愿每个独自走夜路的你,都能足够坚强。
正如”大话西游“里城墙下的那群人,看着别人的爱情,咀嚼着自己的青春

因为这份感情,跨越地理,跨越一些形式和差距,或许结果会不一样

这些雪花落下来,那么白,那么好看。到得明年冬天,有许许多多雪花,只不过已不是今年这些雪花罢了
有人无故死在长安,一生中或是嗔痴,或是潦倒。对长安不知道该抱有怎样的情绪,是爱还是恨。只道一句:你终盈盈 你终清明。
跟随

哦不,糟糕!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。本网站针对这些浏览器进行了优化。请升级到支持的浏览器,并尝试再次加载网站。

立即升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