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渴望真爱,那你首先就学会深爱

苏聃刚打开门,马上就软软的趴在客厅的沙发上,连灯都没打开,黑暗的环境没有一点光亮,很静,忽然一声大哭从黑暗传了出来,很是伤心,一阵大哭后声音缓缓低了下来,最后只留下黑暗中缓缓的低声啜泣,在黑暗里若有若无。忽然又全部静下来了,就像沸腾的火锅忽然停了火,热气一时半会还散不去。高涨的水面回落,翻滚的气泡破开、消失,一切都在慢慢归于平静。

我靠在我的房间门口,盯着黑暗中啜泣的苏聃,从她发出哭声我就打开了门,本以为出了什么事,开门后发现她只是一个人在哭,我也就靠在门上盯着。我是苏聃的合租室友,一个月前刚入住的,为什么不上去劝劝她呢,大概是因为内心觉得和她不熟吧,因为到现在我除了知道她的名字叫苏聃,别的一无所知,但我又不想装作看不见,所以就这样尴尬矗立在黑暗中。

而且我始终觉得一个人的悲伤,总会有它的道理。我不会去劝你应该如何,不会不懂装懂的去安慰你。也不会告诉你我理解你的痛苦,此时此刻的我无法同你感同身受,不知道你此刻为何深夜买醉,不知道为何痛斥心扉的感觉,也不知道你为何彻夜难眠。每次崩溃的理由,在别人看来可能是小题大做,但真的只有自己心里清楚这根稻草到底压垮了多少千斤重的难过。

迟疑了许久,我最终还是迈出了脚步,走向黑暗,“啪”我按下开关的瞬间,整个房间瞬息从黑暗回到了光明,苏聃抱着腿蜷缩在沙发上,可能是太过伤心,身体偶尔还会抽动一下。
“工作不顺心、还是家里出什么事了嘛、还是被欺负了。”
听到我的声音,苏聃抬起头看着我,脸上的泪痕以及通红的眼睛,看来真的哭的很伤心。
“没、没,你快去睡吧”,过了好一会,苏聃才说道。
见苏聃不想说,我决定换个方式聊天。
“你做什么工作的?”
“文员,你呢?”
“我,刚刚毕业,还在找工作呢!”
“啊,你才毕业……”
……

写下最后一个句号的,习惯性的抽出一只香烟,但马上又放了回去,转过头看着在床上熟睡的苏聃,眼中尽显温柔,刚刚他写的正是他们认识的开始,时间过去三年,其实那晚和苏聃聊的好些他已经记不清,刚刚的记录对话其实一部分源自于他臆想。记录下来纪念,抓了抓裤子里今晚买的戒指,这是用来和苏聃求婚的,为了求婚自己已经准备了很久。

未完,待续……
-文.戈登(Gordon)
一年后,傅经云和苏聃举行了婚礼。

评论

评论

这篇文章没有任何评论。成为第一个评论者!

跟随

哦不,糟糕!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。本网站针对这些浏览器进行了优化。请升级到支持的浏览器,并尝试再次加载网站。

立即升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