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|终于明白命里没ta

1

“帅哥,买束花吧,今天情人节送个喜欢的女孩子表白肯定能成”

忆北微笑着拒绝了。从广场的门口走到这里已经遇到好几波卖花人了,每个人都是差不多的推销台词。忆北都能礼貌的微笑拒绝。毕业出来已经半年了,走过了几千多公里,到过好些城市,都会遇到卖花人,刚开始,忆北回答说,等我找到女朋友,我就来找你买花。

呆在这座城市快一个半月了,这是他呆的最久的一座城市。每到一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,忆北都会记录下一些感悟,记录记录每一条巷子里野猫的数量,记录路旁那半坏的路灯,不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。不过至今还是没能找到他内心渴望的东西,忆北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又会飘走,飘向下一座城市。带着整个城市的匆忙,在下一次路灯将黑夜点亮的时候,这个城市已经没有了他是身影。半坏的路灯为回家的人添一缕光,记录每一条巷子里野猫的数量,它们身上的脾气,像极了你,不喜欢你太黏它,同时又不能忘记它。

毕业前的一个晚上。

“爸妈,我准备毕业后到处要去走走,就像流浪那种。”

“傻孩子,说什么呢?外面多危险。”

“真的,我是说真的。”

“不准去,毕业先找个工作,然后你再去你想去的地方。”

“不,我一定要去,我不是厌倦了家乡,也不是因为不想工作。”

“那你是为什么?”

“因为我觉得那是我一直渴望去的地方,我不想留什么遗憾,我想我会在那里找到我的方向。”

于是忆北连夜收拾起行囊,朝着自己一直梦想的方向,一路直行。

 

2

路过公交站站台,忆北遇到一个正在等公交女生,身上散发着干净光芒,忆北便前去搭话,两人聊的很开心,女生还给他讲了故事,忆北以为找到了,可是公交到了,女生背好背包,朝他挥了挥手,上了公交。忆北看着女生消失在茫茫人海。

在转角小铺,遇到一个热情的老板娘给了忆北一瓶可乐,忆北刚好坐下来休息休息,两人聊着一些生活琐事,很轻松的感觉,或许这就是自己想要寻找的,可是随着一伙客人的涌入,打乱了这恬淡,老板娘站起来向柜台走去,忆北也走出了小铺。

忆北在地下通道遇到一个弹吉他的男生,“就歌唱吧眼睛眯起来……”,歌唱的很好,忆北也跟着哼起来。是一首不会经常听,但是在歌单中永远不会删的一首好歌,温暖催泪。他以为故事可以结束,可是,还没等忆北回过神来,那人再一次消失在茫茫人海。

之后的时光,每一个城市,他都遇到了不同的人,可没有一个是他想要的。人海茫茫,忆北失了方向,他的执迷不悟追寻着。天空云,路边灯,巷里猫,还有那模糊的渴望。

某天忆北得重感冒,昏睡几天后终于扛不住,去医院挂了吊瓶。医院人不多,忆北一个人选了个靠门的位置,透过透明的玻璃,他的目光飘向远方,没有人知道此刻他在想什么。

今天的太阳真好,路上行人的衣着也变得清凉,完全没有几日前寒冷的模样。走出医院的忆北也久违的伸了长长的懒腰,仿佛是重返人间一样,麻木的身躯,再一次感受到了光,周围的一切在这午后的阳光下都是那么惬意,忆北打开了手机备忘录写下“人只有在生病的时候,才会注意到阳光、绿茵,注意到他们的情绪,他们的状态“。

在这个时候,他不再油腻,他变成了一位绅士,眼里全是深情。

 

3

晚上九点,忆北躺在床上整理着记录,这应该是自己坚持的最久的事了,早已忘了是什么时候开始的,但已经成为习惯。有时候看着自己写的文字有时候也会难过、也会怀念,都是俗人。

有时我们难免总是会怀念故人、怀念逝去的岁月,时间让我们每个人变得成熟,可我们又不免对过往的美好唏嘘!

一个信任文艺的人,骨子里往往有天真的东西,这个东西,让他们不务实,不适应生活,不够圆熟、合群,也不容易快乐起来

忆北曾偏执相信这世上有一个ta,可以让他扛酷暑、挡风雨来温暖ta、保护ta,可直到如今,他才发现后来的大风大浪都是自己给的,
他也终于明白,这一生,他命里没ta!

原来我只是个戏子

永远在别人的故事里

流着自己的泪

未完,待续……   文.戈登(第三段还没写好)

评论

评论

这篇文章没有任何评论。成为第一个评论者!

跟随

哦不,糟糕!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。本网站针对这些浏览器进行了优化。请升级到支持的浏览器,并尝试再次加载网站。

立即升级